Skip to main content

人生无常

黄生再次来广州开SHOW了,本以为本大爷那么艰苦熬到有工开有粮出,那就请自己去看看吧,结果很幸运,上天帮我省了一笔,一月的SHOW,现如今只剩下480的票,还是只能说,等录音吧。同样是480,倒地是买一个录音笔还是买一张票,是十分令人迷惑的。

  时间往前推,亚运开幕式很不错,除了那个烟火“羊”字真的看不真切外确实不错,而开幕式当天接收到两张免费门票也可以说是上天的厚赐,虽然是手球的比赛,确切说我拿到门票前甚至没有手球是比赛项目这个认识,不过嘛,广州的亚运广州人能捧场还是挺赞的,结果好事接二连三,当天回到家开到小区公告“现有小量亚运门票,请抽到亚运亚残运门票及有兴趣的居民到居委会领取。”马上打电话,结果对方第一局就雷的我一个踉跄,“是有票,不过我们快关门了,阿叔!”我声音有这么老吗?对面一个大婶级的人叫我阿叔……算了,门票要紧,马上奉上阿谀若干,然后快快步跑过几个街口去到居委会,结果那位大婶马上打第二个雷下来,帅哥——这个称呼是事实不是雷,请注意——你有没有抽中门票的?我马上大声捍卫自己的权利,您说是有兴趣的呀。那位大婶说你看小了一些,是抽中及有兴趣的,我最记得就是中间那个及字了,就是说你要抽中并且有兴趣,我想了好久的。我悲呼,是啊,我就是有兴趣的那个,您要表达并列关系应该用并且而不是及啊,大婶看白痴一样看着我,不是,是及,并是不对的。

  那个时候我很想请教育部的高层看一下这个教育下出来的人才啊,所以我一直都说,要强大必须要教育,看,遇上个变态的这件事发展下去就是杀人分尸的恶劣问题了,一个汉字引发的血案啊。

  时间前进,拿着门票进场,广工体育馆,一大早来到大学城,然后再志愿者的帮助下参观了整个广工一圈,终于找到检票口,可惜还没能进场,于是装成学生哥去广工的饭堂解决温饱,说实话,我在大学城4年都没有去过广工的饭堂,没想到现如今毕业走人了却会吃上,感觉一般,但做工很好,一张纸厚薄的肉片不是哪里都可以看到。

  吃晚饭开始去过安检,一路上志愿者夹道欢迎,有些面带微笑有些鞠躬问好,除了国家领导一般人哪里感受过这么一种被重视的感觉?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拿着票再来回走几转感受一下被热情的感受,啊,真是很温暖啊。然后过安检,一切正常,除了不能带水进场,于是我在安检门口的垃圾桶中发现大量残留的饮料瓶,而我在过了安检后肚子发胀。

  体育馆看着就是个伪中国馆,大量志愿者在旁边指引,当然还有官方的小卖部,里面的饮用水只有昆仑山一种,5块一瓶买了倒到杯子给你。然后进场找位子坐,先前害怕人多所以来的早,结果发现人真的很多,几乎每一个分区都有几个人坐着,找好位子然后拿着相机四处巡游,和一个又一个装扮成羊的志愿者合影留念,再然后回到馆里面坐等开赛。

  然后比赛开始,科威特对巴林,整场拿着照相机抓拍,结果两队各打一个半场,科威特上半场,巴林下半场,然后巴林1分胜出,问题不在于比赛,比赛还好,问题在于在我右上方坐着个美女,我拿着相机一直等待偷拍的机会结果直到比赛结束人家都没抬头看过比赛,郁闷。

  比赛结束本来应该退场,结果好事发生了,不用退场,可以继续观看下一场比赛,韩国对香港,比较悲剧的是整两场人加起来还是坐不满场子,不少席位稀稀落落的变成儿童游乐场和2人转场地。这一场打得很精彩,精彩的地方在于大家都无法猜测到韩国最后能赢多少球。进场的时候香港队还是趾高气扬的,结果一开场,每一个都好似没用金霸王的兔子,很难想象韩国队一群大个子怎么就是比香港队那些精瘦的一看就是速度型的球员跑的快,当然,两队还是有相同点的,两队的的龙门都是来看球的,韩国队是因为没威胁,香港队是因为威胁大的反映不过来。当然,更为郁闷的是我后面坐着一大群来自香港的同胞,他们就是香港队的亲友团,当然,他们的电量和香港队的队员差不多,开场几分钟就没电了。 

  时间继续往前推,经过一年多的宅男生活后,终于迎来了工作的机会,当然,我想的是迎来了工资的机会,而且好事成双,在老爸的大力引导下,一个国企和一间大型的人力资源公司同意招我,不过国企那边正在内部整顿,没有几个月我进不去,所以就还是在人力资源那做啦。结果面试笔试没问题,体检结果说有问题,可能不大适合做业务员,叫我回家调理一下再复检,好吧,正好调整的期间我要练车,于是签了份入职协议回家静养,养了几天吊了几天针然后复检,一切正常,预计星期五拿结果,于是我就屁颠屁颠的和公司那边说啦,没想到星期五去医院,整个体检中心关门大吉,我那个郁闷啊,怎么医院也关门?一问是亚运开幕式休息,好吧,问医院的人说星期六就有了,于是厚着头皮请假,还说星期六有结果,当然,这是一个骗局,星期六医院继续休息,昨天那个工作人员就是那么理直气壮的说对不起,不过你也只能星期一再来了。星期一拿到结果报道,第二次办理入职手续,然后星期二就要开长途,更为无奈的是星期三公司搞大型培训,不能不到,于是老爸被住院,然后把请假单丢给区域经理我就甩手不管了。

  人生无常啊,所有的事都喜欢要么一起来要么一起不来,我入职后连续十多天没有上过班一直在休假,我想着都觉得自己伟大了。

  既然说的是人生无常,那么结尾就借用一位老先生的事吧,这个老先生得了癌症,晚期的,医院说这个病不用治疗,回去等3个月就好了,于是老先生的儿女都哭哭啼啼痛不欲生,然后他们有人认识我爸,知道我爸是高级营养师,而且还有不少成功治愈疑难杂症的前科,于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拜托我爸开方子,于是我爸熬了几天夜开了个方子给他们,三个月过去了,老先生挺过来了,半年过去了,老先生依然健在,一年过去了,老先生腰不酸腿不痛吃嘛嘛香,当然这是夸张,老先生能不死就万幸了,离健康强壮差的十万八千里。本来故事来到这里都是一个喜剧,可惜老先生活下来了,他的儿女们却不干了,以前以为老头子要死了,每一个都在膝前尽孝,老先生心里舒服啊,可是现在看老头子一时半会死不了,儿女们也就没那么闲情去好好服侍老头子了,结果老头子一气之下停了方子也停了医院开的药,儿女们苦劝无效也就由得他去了。可能有人会认为老先生停药后不久就病死了,可惜如果是这样就不叫人生无常了,老先生停了方子,半个月过去也没见有啥事,可是儿女的态度却让他越发不爽,然后有一天早上看不开自己一个爬到二层床去找东西结果“砰”一声掉下来一命呜呼。时至今日,我爸和我们讲起这个老头子都万分感慨,早知道结果这样,还不如当初不要开方子,起码那样老头子还可以带着满足在儿女的尽孝中仙去。

阿勋

男,80‘s,不是程序员,稍微懂点CSS/HTML/PS。
我是一名爱生活爱社会爱祖国的三爱青年,也是一名热心网友。
平时喜欢吐槽,偶尔来点幽默。
这就是iax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