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湖南村民举报非法占地被绑架至福建沉海

周炳文展示他一直举报的违章建筑的照片。资料图片
周炳文展示他一直举报的违章建筑的照片。资料图片

福建警方给周炳文提供的报警回执。资料图片
福建警方给周炳文提供的报警回执。资料图片

周炳文  湖南永州冷水滩区凤凰园梧桐社区竹塘小组组长。
周炳文 湖南永州冷水滩区凤凰园梧桐社区竹塘小组组长。

  周炳文因举报同组村民违规用地,遭绑架后被投入海中。昨日,幸运逃生的周炳文向记者讲述了他从被绑架到被推入海中,直至自救求生的整个过程。

  死里逃生一个月后,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竹塘小组村民周炳文仍然怀疑有人要杀他。他不时蹲在角落抽着闷烟,心事重重的样子。一个月前,同组村民熊运军将周炳文绑架至福建石狮,把周捆住后,挂上石头推入大海。绑架只因为周炳文举报其非法买卖集体土地。周炳文幸运逃生并报警。随后,熊运军被福建警方逮捕。7月6日,石狮警方称,熊运军近期将被以故意杀人罪起诉。

  积怨

  举报违规被记恨

  周炳文是冷水滩区竹塘小组组长,从2010年开始举报同组村民熊运军违规占用土地。

  据周炳文说,熊家拉拢外地老板,在集体的土地上非法搞“商品房”开发,约十栋建筑,每栋占地约800-1200平方米。

  周炳文称,从2011年3月份起,举报引起重视,永州市国土局开始不断查封和阻止熊运军的房产项目。

  据永州市国土局冷水滩分局执法大队队长蒋琳琳介绍,熊运军的房子从2007年开始建设,但并未办理合法手续。接到举报后,分局一直在调查取证,因为情况复杂,所以时间耗得久。

  周炳文称,“熊租了集体的厂房,每年租金1500块。”作为组长,周炳文去讨要租金,但熊运军不交,后来为此还打起了官司,“说我在集体土地上建了房子,要拆了我的房。我们就举报他占用集体土地开发房地产。”周说。

  周炳文说,由于举报,熊运军的房子一直没有建好。“为此,熊运军对我记恨在心。”

  绑架

  应邀赴约遭“埋伏”

  6月2日上午9点,周炳文接到社区熊主任的电话。“熊主任打了两次,说国家征地款到了,约我吃饭商量,并嘱咐我一个人去,不要跟任何人说。”周炳文回忆。

  11点40分左右,周赶到约定地点,却没见到熊主任,打电话也没人接。“突然,熊运军开车过来,把我拉上车,绑了起来,扔到后备厢中。”周炳文事后回忆说。

  随后,经过两天行驶,6月4日,周炳文被从湖南永州带到了福建石狮。

  当天,周炳文被蒙上双眼,身体和四肢也被绳子绑上。“熊运军还在我身上绑了块石头。然后把我推下海。”

  据周炳文说,“由于石头是用铁丝绑着,入水后,可能石头滑了出去。我用嘴咬掉铁丝,手也释放出来,然后解开了脚上的绳子。”随后,他游到一块礁石上等待,两小时后才游上对岸并报警。

  随后,熊运军被福建警方抓获,现已批捕。7月6日,石狮警方介绍,熊运军涉嫌故意杀人罪,检察院将于近期对其提起公诉。

  对于约请周炳文的熊主任,石狮警方称其事先并不知情,而是以为熊运军真的要请周吃饭。

  追访

  “绑架者家族强势”

  7月6日,熊运军的楼盘已经停工。

  永州市国土局冷水滩分局执法大队队长蒋琳琳说,这个事情非常复杂。牵涉到50几个小股东。这些人也在上访,要求把房子建完。“尽管压力很大,但会尽力按照相关规定处理。”他说,确实听说过熊家在村里很强势,他们开发这些土地属于违规行为,但这种行为很普遍,查处起来难度较大。

  熊运军的弟弟熊运剑则表示,因为哥哥在外面做项目被骗了100多万。所以希望通过开发这个楼盘赚回来。村里本来就有惯例,集体土地谁占了,就归谁用。“后来,这个楼盘一直被查处,建不好又亏了六七十万。哥哥知道周炳文等人在举报,所以有些急了。哥哥这样做也是自作自受,太冲动了。该承担的责任得承担。”

  ■ 对话

  被害人用嘴解开绑手铁丝脱困

  铐手封口扔进后备厢

  新京报:绑架那天你跟熊运军是怎么遇上的?

  周炳文:6月2日,我接到社区熊主任电话,约我吃饭。去后不见人,打电话也不接。后来就看到一辆没牌照的车过来,车上是熊运军和另外3个陌生人。他们把我拉上车。

  新京报:上车后发生了什么?

  周炳文:我要打电话,其中一个人用手铐铐住我的手。另外的人抢我手机,摁头摁手。把手机抢过去后,用胶纸封住了我的嘴,手脚用绳子绑住,把我扔到汽车后备厢里。

  途中谈天“泯恩仇”

  新京报:在里面多久?

  周炳文:大概30多个小时。期间打开了后备厢两次。一次是晚上7点多。熊运军说,我们告状的材料他都看到了。我们四个人他都知道,先送我上路,回来再收拾另外三个人。随后又封住我的嘴,把我扔到了后备厢里。

  我一路上没吃没喝,晕了多次。第二天中午,他停车后打开后备厢盖把我拉出来,我就晕倒在地上。再醒来时,就在后排座位上。手被铐着,脚都被绳子绑着。我看到路牌,到了(广东)清远。

  车子下了高速,到了偏僻路边,熊运军跟我单独聊天。熊运军说自己做得过分了,让我也别告他绑架,一笔勾销。他当时样子很诚恳,又打开手铐请我吃饭。

  新京报:你们和好了?

  周炳文:是的。他说想去福建工地上看看。让我陪他去。开始我不愿意,要走。他很真诚地劝我,我就答应了。

  好言相求被害人戴手铐

  新京报:到福建后发生了什么?

  周炳文:4日到的福建。一个叫邱(音)老板的人给他开了间房。晚上他跟我商量,写个保证书,不告他绑架的事。另外他兄弟在这边,要我配合他,再把我铐起来,这样他有面子。我答应写保证书,但不让他铐。他就劝我说,只是做样子,语气很好。

  新京报:你相信了他?

  周炳文:是的,他带我去一块礁石上。他说兄弟会从对岸过来,我们在这等。他先用手铐铐了我的手,然后我开始后悔,拼命挣扎,但越挣扎越紧。然后,他用绳子将我的手和身子绑在一起。然后用铁丝绑上一块石头,跟我身上的绳子连在一起。绑好后,他又取掉我手上的手铐,说还要用。

  新京报:然后就把你推入海中?

  周炳文:是的。掉到海里后,我拼命挣扎,幸运的是我会水,挣扎一会儿后,石头也掉了。那个石头感觉有五六十斤重,掉进海里后,开始我浮不起来。后来石头可能是滑出去了,我就用嘴咬手上的铁丝,一圈一圈转。几分钟后,手解开了,我又把绳子跟衣服一起脱掉,解开了脚上的绳子。

  新京报:挣脱之后呢?

  周炳文:我游到一块礁石上待着,因为看到岸上很多人在,我怕上去后再被他们抓住。掉下去时只希望自己的尸体能被找到,好帮助破案。活过来后,变得很害怕。我在礁石上等了大概2个小时后才游上岸,在一个传达室报了案。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陈宁一

.blkComment p a:link{text-decoration:none} .blkComment p a:hover{text-decoration:underline}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14)

阿勋

男,80‘s,不是程序员,稍微懂点CSS/HTML/PS。 我是一名爱生活爱社会爱祖国的三爱青年,也是一名热心网友。 平时喜欢吐槽,偶尔来点幽默。 这就是iax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