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北京地铁站扶梯故障致伤亡续:事故直接原因公布

昨日,人民医院,两名伤者等候拍CT。当日,4号线动物园站A出口扶梯发生故障,致1死30伤。本报记者 浦峰 摄
  昨日,人民医院,两名伤者等候拍CT。当日,4号线动物园站A出口扶梯发生故障,致1死30伤。本报记者 浦峰 摄

昨日,人民医院,一位伤者在等待治疗。本报记者 浦峰 摄
昨日,人民医院,一位伤者在等待治疗。本报记者 浦峰 摄

昨日,4号线动物园站,事故发生地A口已经禁止出入。本报记者 浦峰 摄
昨日,4号线动物园站,事故发生地A口已经禁止出入。本报记者 浦峰 摄

  昨日上午9时36分,地铁4号线动物园站A口上行扶梯发生设备溜梯故障,造成一名12岁少年身亡、3人重伤、27人轻伤。

  市质监局表示,经初步调查,导致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固定零件损坏,扶梯驱动主机发生位移,造成驱动链条脱落,扶梯下滑”。目前,4号线运营正常,但所有事故品牌奥的斯电梯已全部停运。

  扶梯突逆行 30余乘客滚落

  4号线动物园站A口位于动物园大门西侧百米处,设有上行、下行两部扶梯,长度约40米。

  当事乘客回忆,昨日9时30分许,30多人乘扶梯出站。“大家都是乱着站的,有的两两并排,有的大人还抱着孩子。”乘客说,在最上端乘客距离地面只剩下七八米时,上行扶梯突然发出异响并轻微抖动,随后开始快速向后倒。由于事发突然,众人纷纷失去平衡摔倒,压中后面的乘客一起向下滚落。

  事发后,地铁方立即对动物园站封锁,只留C口供人进出。伤者被送往医院救治。

  昨日16时许,京港地铁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其发言人杨苓通报,事故致一名12岁少年死亡,另有30人受伤,其中3人伤势较重,但生命体征平稳。经医生诊断,9名轻伤乘客下午已陆续出院。

  联合调查小组将彻查事故原因

  事发后,北京市政府与京港地铁公司均启动应急预案,主管副市长第一时间赶赴医院看望伤员。同时,决定由政府有关部门和京港地铁成立联合事故调查小组,调查结果将尽快向社会公布。

  昨日,杨苓代表公司向死者表示哀悼,向所有伤者表示深切歉意。杨苓说,京港地铁成立了事故处置及善后小组,将尽全力做好伤者的救治工作,负责伤者检查、救治等相关费用,待事故原因调查清楚后,再对赔偿等问题进行处理。同时,将按照政府部门要求对设备进行彻底检查。

  4号线10部奥的斯电梯停用

  据悉,北京地铁4号线共设24座车站,有300多部扶梯。

  杨苓表示,发生事故的电梯由奥的斯(OTIS)公司生产,事故发生时,该电梯仍处于质保期内,6月22日,还由生产厂家进行了例行的检查及维护保养。目前,在4号线运行的10部同品牌电梯已全部停止使用。

  昨晚,北京市质监局表示,经初步调查,导致事故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固定零件损坏,扶梯驱动主机发生位移,造成驱动链条脱落,扶梯下滑”。

  市质监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处处长李亮华介绍,经初步调查,这个损坏的固定零件是扶梯主驱动的地角螺栓,其断裂引发事故,但究竟是由于维护保养问题,还是设备本身问题,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技术鉴定。

  奥的斯方面表示,已派调查组赶赴现场,但目前具体事故原因还没有出来,不方便透露更多的内容。

  ■ 应对

  北京市质监局发出紧急通知

  全市排查自动扶梯

  本报讯 昨晚,北京市质监局表示,已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在全市范围立即对自动扶梯和自动人行道开展安全检查,排查隐患。

  据了解,目前,北京共有电梯12.6万台,其中自动扶梯和自动人行道1.4万台。

  市质监局通知要求,各地铁、车站、机场、商场、超市等人员密集场所的特种设备使用单位,严格按照《电梯使用管理与维护保养规则》,对在用自动扶梯和自动人行道进行安全管理。电梯维保单位要安排专业人员,立即对自动扶梯和自动人行道进行一次全面安全自查。

  通知还要求,各区县质监局要对辖区内的自查情况,进行为期两周的安全督察行动。未经定期检验、检验不合格或者达不到安全运行条件的电梯设备,一律不得继续使用。

  4号线事故多发

  ●2011年7月4日

  13时许,安河桥北站向南至北宫门站,电缆脱落致接触轨停电。部分列车间隔加大,北宫门等站部分站口封闭。

  ●2011年6月19日

  12时45分,大兴线新宫站至公益西桥站区间隧道内的防火门变形脱落,导致高米店北到公益西桥站停运近4小时。

  ●2011年5月31日

  天宫院站C口南侧路面,出现20平米的坑洞。此前,29日,天宫院地铁站内出现渗水现象。

  ●2011年3月23日

  一辆列车因制动故障,致地铁4号线西单站延迟发车15分钟,但未造成较大影响。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展明辉 廖爱玲

  30多名乘客在地铁扶梯惊魂10秒,伤者称“尖叫着扎进人堆,人摞起约一米高”

  “一个人压另一个,滚雪球一样”

  40米,10秒钟,成了30多名乘客生死考验。他们中,除了少数路人以外,基本都是大人携放暑假的孩子去逛动物园,或年轻人前往服装市场购物。放松、喜悦,洋溢在地铁站内,因为众人即将到达目的地。殊不知,厄运在9点36分降临。

  【1″】

  “所有人像失重”

  “早上起了个大早,特地带着儿子和两个老人去动物园,让他们高兴高兴。”游客郑先生说,当时,他们一家五口最先跨上了A口的上行电梯,站成三排,相互交谈。身后,出站的人群跟在后面,将剩下的空间全部占据。

  郑先生回忆,随着他上升到扶梯三分之二高度,站口的阳光越来越亮,照得刺眼。在大家毫无防范的情况下,扶梯突然晃了几下,同时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噪音。

  “听上去像是齿轮在摩擦。”郑先生说,异状仅持续一两秒后,该扶梯开始朝后运转,速度非常快。当即,郑先生猜测到出故障了,迅速转过身来准备保护家人,但发现所有人都像处于失重的状态,身体向后倾斜,陆续后仰摔倒。

  【3″】

  “尖叫着扎进人堆”

  事发时,乘客刘女士与两名同伴,正专程从河北燕郊赶来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准备逛街买衣服。一行三人,站在了队伍中央。

  眼看着扶梯出现逆行,刘女士吓得呆滞在原地,只是下意识用手死死抓紧右侧的扶手。“有几个反应快的小伙子,刚出事立刻撑起身子,就跳到了对面(下行扶梯)。”刘女士说,当时,她还没想好怎么逃生,一名同伴便摔倒下去,尖叫着扎进了扶梯底部的人堆里。随着一个身影邻近,自己上方的乘客背部也砸了过来,将其压倒后,一起向下翻滚。

  “一个人压另一个,整个队伍像滚雪球一样,陷入了混乱。”多名扶梯上端的乘客事后表示,其实,扶梯下端的人们最危险,他们每人可能承受着几个或十几个人的压力,遭遇的是灭顶之灾。

  【7″】

  “人堆摞起约一米高”

  田女士是与死神擦身而过的一名乘客。她站在队伍倒数四五名的位置,老幼妇孺、男男女女,都向着自己滚了过来。顿时,田女士几乎被砸得昏厥过去,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躺在了人堆的上部,身下尽是呻吟、呼喊的伤者。

  五六秒钟之后,扶梯停止了运动,田女士也逐渐恢复了身体的控制能力,但由于四肢被卡,其挣扎了半天才离开人堆。

  回望现场,田女士和已经获救的乘客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十米台阶和地面上满是血迹,各式各样的饮料、凉鞋、皮包到处散落,重重叠叠的人堆摞起约一米高。

  【10″】

  “快打110!快打110!”

  “人堆底下又是脑袋、又是胳膊和脚,一时根本分不清谁是谁。”郑先生说,在自己获救之后,他拼命地与赶来的路人逐一抬出伤者,寻找着家人。

  直到最后一名家属被从中间位置拉出,郑先生才长舒了口气。

  “我的女伴扒出来的时候根本看不清人长什么样了,头发乱作一团,脸上全是血。”刘女士回忆说,最后出来的是名小男孩,看上去10多岁,一动不动。他的父亲顾不上受伤的女儿,抱起流血不止的儿子,大声求助“快打110!快打110!”

  “我当时报了警,但是头脑里一片混乱,也很慌张,根本听不懂民警在说什么。”田女士表示,她和很多伤者都被转移至附近墙边,望着一身鲜血的那位父亲,整个人一直被恐惧笼罩着。

  随即,警察和地铁工作人员围了过来。

  ■ 救援

  死者父亲反复念叨着“什么”

  他还不知儿子身亡,其女儿也在事故中受伤;京港地铁公司垫付伤者近期药疗费用

  本报讯 (记者 展明辉)昨日上午10时许,京港地铁公司和到场民警先后联系20多部急救车,将受伤乘客分批送往多家医院检查抢救。据了解,30名伤者分别被送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武警二院救治。中午期间,两名儿童被转至儿童医院。

  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内,记者看到,该院已经启动最高应急预案,在急诊北门开设了绿色通道,方便医务人员救治伤员。

  为与其他患者区别开,并显示伤情,所有伤者的胸前被挂上黄色或红色布条,前者表示轻伤,后者代表重伤。

  死者父亲眼神呆滞不理他人

  中午12时许,大批家属陆续到达医院,协助照顾伤者。在放射科,记者看到,十多名受伤乘客坐满了CT室外长椅,依次等待检查。

  在伤者中,去世男童的父亲显得格外醒目。他坐在轮椅上,眼神呆滞,满身血迹,任凭他人如何询问,他只是反复念叨着“什么、什么”,仿佛与外界切断了联系。

  周边的伤者说,他们还没有将其儿子身亡的消息告诉他,可能这位父亲自己猜到了结果,一时难以接受。

  据医务人员称,该男子来自安徽,36岁左右,其女儿也在事故中受重伤,颅脑受损,已经被转送到北京儿童医院,仍在抢救中。新华社消息透露,男子脊椎受伤。

  事故原因调查清楚后再议赔偿

  在其他科室内,记者看到,相关的救治工作都在有序进行中,患者和家属情绪稳定,按部就班。

  患者陈先生说,他的双脚被严重磨伤,脚踝也受损。到达医院后,鲜血仍不停溢出。但医务人员耐心包扎,给予安慰,让他很放心。

  多名躺在担架上的中老年伤者称,他们都是被前面的人带倒,随着人流滚了下去,在一片混乱中头和四肢撞到了地上,随即便晕了过去。“后来发生的事情都没有记忆了,只知道醒来后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医生护士一直给照顾着。”伤者说。

  京港地铁公司表示,其领导事后迅速赶赴医院看望伤员,并立即成立了由总经理牵头的事故处置及善后小组。就伤者近期的药疗费用,该公司已全部垫付。至于赔偿及日后治疗问题,公司将在事故原因调查清楚后,给予相关处理方法。

  ■ 探访

  【四号线各站】

  部分扶梯停止使用

  昨日下午,地铁四号线新宫站4部自动扶梯,中关村站、海淀黄庄站、西直门站均有两个扶梯停止使用。各站多名工作人员证实,这些扶梯均是在动物园站扶梯事故发生后,停止运行。

  “上午有电梯维护人员前来,在对站内所有自动扶梯进行检查后,A出站口的一座下行扶梯被暂停使用”,地铁四号线陶然亭站一名工作人员称。

  四号线其余站内,自动扶梯运行正常。北京南站、西单站和中关村等客流较多的换乘站内,自动扶梯上下行处均有一名地铁工作人员。北京南站一名工作人员称,在自动扶梯处值守,是昨日上午发生地铁事故后,公司最新的安排。

  【动物园站】

  10时AD口关闭

  昨日10点,动物园地铁站,三个出口中的A、D两个出口均被关闭,而事故发生的A出口被拉起警戒线。

  在动物园站C口(西北口),四名工作人员站在扶梯底部旁,用扩音器提醒乘客一定要抓紧扶手。

  由于客流大量集中,C口仅有的5个自动售票机前排起长5米的队伍,进站乘客在安检器前排了十多米的队伍。

  14时D口恢复

  D出口昨日下午2点恢复通行,但A口仍关闭。

  下午6点,正值下班高峰时段,由于A口的关闭,C、D出口的拥挤程度超过了中午。地铁工作人员表示,动物园站A口的开放时间未定,具体要等待事故的调查结果。

  本报记者 易方兴 石明磊 实习生 张亚旭

  本报记者 展明辉

.blkComment p a:link{text-decoration:none} .blkComment p a:hover{text-decoration:underline}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14)

阿勋

男,80‘s,不是程序员,稍微懂点CSS/HTML/PS。
我是一名爱生活爱社会爱祖国的三爱青年,也是一名热心网友。
平时喜欢吐槽,偶尔来点幽默。
这就是iax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