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曾经我们国家有一批绝世生物高手。后来都去美国了……

 

1、很久以前,那还是我大四忙着毕业的时候,导师帮我抓了个小本师弟,给我干装枪头之类的杂活。有次我枪头用完了,因为我正忙得分身乏术,于是call来师弟给我大中小枪头各插5盒。

师弟拿着三包枪头、枪头盒,一边装去了。才过了5分钟,他居然已经装好了,大中小枪头各5盒!我十分吃惊师弟怎么做到的,换了我,没半个小时是搞不定的。

只见师弟打开一个96孔的枪头盒,然后抓了一把枪头朝空中一扔。霎时间,96个枪头像暴雨梨花针一样稳稳地扎进枪头盒的孔里,一盒枪头不到5秒就装好了。

后来我慢慢了解到,师弟原来是唐门后裔。再后来我托人打听师弟的下落,只知道师弟去了美国,据说是跟了一个很有前途的华人 Assistant Professor,据说那个 Assistant Professor 特别喜欢师弟这样能干活的。

2、很久以前,我要用一个质粒,实验室没有,导师又舍不得花钱买。一个高手师兄问我,有没有质粒的全序列和A、T、G、C四种脱氧三磷酸核苷。我想,要质粒全序列和四种脱氧三磷酸核苷干什么,但师兄是高手,我也不好说什么,就把东西都给他了。

师兄一边对照着质粒全序列,一边往一个离心管里不停地加四种脱氧三磷酸核苷,他加样的速度非常快,我搞不懂这有什么用,但也不敢问,看了半个多小时,他还是不停的加这四种脱氧三磷酸核苷,我渐渐的有些困,我问他这东西要搞多久,他说要几个小时,我给他冲了杯咖啡,就一个人去隔壁读Paper了。

读完Paper的时候,一看已经过了4个多小时,我起身到隔壁,师兄说:“你要的质粒在离心管里了。”我用质粒继续做我的实验,真的很好用,我当时也不懂,谢过师兄就算了。

后来我慢慢对生物有了了解,终于知道,原来当时那位高手师兄是按照质粒的DNA序列,用四种脱氧核苷酸A、T、G、C帮我搭了一个质粒。再后来托人打听师兄的下落,只知道师兄去了美国,据说是跟了一个很有前途的印度 Assistant Professor,据说那个 Assistant Professor 特别喜欢师兄这样省钱又能干活的。

3、很久以前,我要用一个抗体,实验室没有,导师又舍不得花钱买。一个高手师姐问我,有没有20种氨基酸。我想,要20种氨基酸干什么,但师姐是高手,我也不好说什么,就把氨基酸都给她了。

师兄把一个离心管放在冰上,往里不停地加20种氨基酸,她加样的速度非常快,我搞不懂这有什么用,但也不敢问,看了半个多小时,她还是不停地加这20种氨基酸,我渐渐的有些困,我问她这东西要搞多久,她说要几个小时,我给她冲了杯咖啡,就一个人去隔壁读Paper了。

读完Paper的时候,一看已经过了4个多小时,我起身到隔壁,师姐说:“你要的抗体在离心管里了,还带了荧光素标记。”我用抗体做实验,真的很好用,我当时也不懂,谢过师姐就算了。

后来我慢慢对生物有了了解,终于知道,原来当时那位高手师姐是按照抗体蛋白的氨基酸组成,用氨基酸帮我搭了一个抗体。再后来托人打听师姐的下落,只知道师姐去了美国,据说是跟了一个很有前途的波兰裔犹太 Assistant Professor,据说那个 Assistant Professor 特别喜欢师姐这样省钱又能干活的。

阿勋

男,80‘s,不是程序员,稍微懂点CSS/HTML/PS。 我是一名爱生活爱社会爱祖国的三爱青年,也是一名热心网友。 平时喜欢吐槽,偶尔来点幽默。 这就是iax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