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家质疑广州出租车涨价建议减税降低成本

  近日,广州出租车涨价的方案被广泛讨论,两套方案正在等待听证。然而广州出租车涨价几乎已成定局,两套方案都是大幅看涨,并且一旦建立运价与液化石油气(LPG)的联动机制,此后涨价便无须听证。一些市民对此颇有怨言,而被看成既得利益者的出租车司机也不希望涨价。

  市民不满意,的哥也愤怒

  4月23日,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个人微博上传出了出租车涨价的消息:“广州出租车起步价将由7元调至10元。”此事立即引起关注。

  很快这一消息得到证实,两套涨价方案也同时出炉,静待听证。据广州市物价局介绍,此次听证会的主题,一是取消燃油附加费,二是建立运价与燃料价格联动机制。“方案一”中,起步价由9元(含燃油附加费)涨到10元,同时取消燃油附加费;“方案二”中,晚上10点之后加收30%服务费。两套方案都饱受争议。

  “第一套方案涨1元钱,还多走200米,其实也就差不多了,涨没涨都一样;第二套方案完全是胡闹,加收30%,就是每公里变成3.5元,我是开出租的,我都不想打车了。这样随便走走就近50元,谁还打车啊?”的哥邹师傅认为涨价方案“不靠谱”。

  但是,这看似不起眼的1元左右涨价,无形中牵动着市民们敏感的物价神经。李坤是就职于一所设计公司,公司设在大学城,外出几乎都是打电话叫出租车。“夜间涨价的方案尤其不合理,这么贵的的士该是全国最贵的了吧?”他说。

  事实上,广州出租车价格2.6元/公里,已经是全国最高价了。但为何涨价还是势在必行呢?广州出租车今年年初调价后,一项网络民意调查显示,有49.54%的人认为出租车运价“太高”,仅有20.67%的人认为这是“正常价位”。

  一项针对广州出租车调价的网络调查显示,对于出租车运价高的原因,有23.56%的人认为是“油价过高,成本上升”,但依然有21.13%的人认为是“出租车公司收取高额‘份子钱’”所致,有12.59%的人认为是因为“出租车行业竞争不充分”。

  “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几乎是无利可图的。既然政府和出租车公司不肯让利,就从老百姓口袋里掏钱。只要政府能够少收一点税,出租车公司能吐出来一点,就算出租车司机分担一部分,也不至于走到涨价这一步。”的哥陈师傅对于的士涨价不仅不看好,反而觉得很愤怒。“司机最大的负担不是油价,是‘份子钱’,是政府的税。”

  听证不动“份子钱”不公平

  广州大学商学院经济系主任邓宏表示,出租车涨价的根本问题就在于管理,“政府就应该取缔出租车公司这个中介,放开牌照,市场准入规范化、公开化,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发挥市场的作用。”事实上,出租车公司被看成是“暴利”企业之一,政府部门把出租车经营权几乎无偿地交给出租车公司(有偿出让出租车经营权是被国家相关法规禁止的),并由其垄断;司机自行出资购车,承担全部运营费用,给出租车公司交“份子钱”。

  邓宏认为,“如果政府部门能够制定严格而完善的出租车行业准入标准和管理制度,在保证个体出租车司机合理收益的前提下制定合理价格,让市场定价,会带给老百姓更多实惠。”

  记者了解到,出租车司机每月都要向出租车公司交纳“份子钱”。据知情人士介绍,目前,广州市区各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基准价由物价部门核定限价,根据出租车公司等级不同,每车每月的承包费基准价分别为7850元、7650元和7450元。但是广州市出租车公司在收取“份子钱”时,是按照它的标准来计算的,加上企业为司机购买的社保、公积金、个人所得税,实际达到了10895.12元,有的甚至收取近13000元。“市场准入不规范,导致广州市出租车缺口大,满载率高,利润自然很丰厚。”

  广州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吴水田认为,如果是直接成本造成的涨价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出租车涨价更多的是间接成本造成的,如茶水费、转包费用等,这是可以协商解决的。“我认为,出租车是一项准公共交通工具,就要有公共性质。政府要减免一些税收,并且公开运营成本。出租车公司也要有社会责任意识,让利给大众。”吴水田觉得,取缔出租车公司并不现实,“其存在在这个环境下也有一定的合理性,既然是企业就有趋利性,虽然不能“直销”降价,但是可以减少中间环节。听证不动‘份子钱’,对大众不公平。”

  政协委员韩志鹏在微博上透露,目前广州的士满载率已超7成,按规定应该增加投放营运车辆。

  出租车涨价有了护身符?

  方案的另一目的就是建立运价与燃料价格联动机制,而这一机制一旦建立,将成为此后出租车涨价的“护身符”,无须听证就可实现涨价。所谓“运价与燃料价格联动”,就是出租车价格与车用LPG的价格挂钩——LPG的价格涨,则出租车起步价涨;LPG价格跌,则出租车起步价跌。

  从广州市物价局提供的两套方案中看出,“联动机制”已成定局。两套方案的区别仅在于,“方案一”中,基准气价为4.50元/升,基准气价区间为4.09元/升~4.92元/升;“方案二”中,基准气价为4.80元/升,基准气价区间为4.39元/升~5.22元/升。

  事实上,气价联动并不能让的哥受惠。韩志鹏认为气价联动,钱是进不了的哥口袋的。的哥最希望的当然是“份子钱”降下来,无论最终方案怎么定,我们都希望能给未来气价上行预留空间。而的士行业除中央政府给予的油价补贴之外,地方政府也应该适当给予补贴。出租车行业广州至今没有推给市场,不该由消费者承担成本的上涨。

  广州出租车运价调整听证会将于7月18日举行,不少广州市民通过“微博”等不同渠道呼吁:除了讨论广州市物价局公布的两个方案外,也该讨论讨论“第三种方案”。

  本报广州7月13日电

.blkComment p a:link{text-decoration:none} .blkComment p a:hover{text-decoration:underline}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21)

阿勋

男,80‘s,不是程序员,稍微懂点CSS/HTML/PS。 我是一名爱生活爱社会爱祖国的三爱青年,也是一名热心网友。 平时喜欢吐槽,偶尔来点幽默。 这就是iax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